当前位置:喂狗了历史安土桃山时代土佐国大名:长宗我部元亲的生平事迹简介
安土桃山时代土佐国大名:长宗我部元亲的生平事迹简介
2022-09-22

长宗我部元亲(日语:ちょうそかべ もとちか;1539年-1599年7月11日),为日本战国时代到安土桃山时代土佐国大名。长宗我部国亲的嫡长子,幼名弥三郎;由于幼年时皮肤白皙个性软弱,而被称为"姬若子"。

永禄三年(1560年)由于父亲突然过世而继承第21代家督,即位后以统一四国为其目标,永禄六年(1563年)消灭斋藤氏,永禄十一年(1568年)消灭本山氏,永禄十二年(1569年)消灭安艺氏,并且于元龟二年(1571年)消灭津野氏,领土大为扩大。天正二年(1574年)一条兼定被放逐后便趁机夺取土佐。天正三年(1575年)长宗我部元亲又在四万十川之战击败一条兼定而完成土佐的统一。之后与织田信长结盟,继续进侵伊予、赞岐与阿波。天正九年(1582年)织田信长有意渡海攻打四国,但是于本能寺之变中遇害。织田信长死后,长宗我部元亲与德川家康结盟,并且于天正十三年(1585年)击败十河存保,统一四国。但同年丰臣秀吉派兵攻打四国,只将土佐一国让予长宗我部元亲。

天正十六年(1588年)长宗我部元亲将居城迁到大高坂城,庆长四年(1599年)长宗我部元亲在政局不稳的情况下病故。其所率长宗我部军名震四国,其步兵军团的精锐善战,更获得"一领具足"的美称。

长宗我部宫内少辅弥三郎元亲生于天文八年(1539年),名弥三郎,是长宗我部国亲的嫡长子。长宗我部元亲自幼体质瘦弱,面色苍白,私下里被称为"姬若子",国亲也一直为长宗我部元亲的怯懦而烦恼。

永禄三年(1560年),长宗我部元亲时年二十二岁,与其弟长宗我部亲贞一起参加了长滨合战,这也是长宗我部元亲的初阵,相对于战国武将一般在十五六岁时初阵,长宗我部元亲的初阵是晚了一点--同样在二十二岁初阵的战国名将,还有德川四天王中的井伊直政。战前,尚不知道如何用长枪突进的长宗我部元亲向家臣秦泉寺丰后守秦惟请教,秦惟告诉他:"只要把目光和枪尖连成一条直线,然后不怕死地向前冲就可以了。"长滨合战中,元亲带着枪勇猛的往前冲收到了表扬,已经不是弱小的姬若子了。同年,父亲长宗我部国亲去世,长宗我部元亲成为了长宗我部家第21代当主。

长宗我部元亲继承家业之后,没有放慢对本山氏的攻击,在长滨合战夺取了浦户湾沿岸,长宗我部元亲开始攻击以朝仓城为中心的土佐中部本山氏的领地。就在永禄三年(1560年)下半年,长宗我部元亲先攻陷了潮江城。紧接着兵进国泽、大高坂(位于今天高知市中心部)。又击破了秦泉寺大和守和久万丰后守,拿下了秦泉寺、久万两城;至此高知平野西北面山间地带南部的尽数归于长宗我部家旗下。长宗我部元亲对于新占领地进行了重新分配,将秦泉寺城主吉松备后守茂景移封至久万城,由重臣中岛大和担任秦泉寺城主;久万分给了重臣久武内藏助亲直。就这样,除了西北一角之外,现在高知市的绝大部分已被长宗我部家攻占。永禄三年(1560年)十一月一日,长宗我部元亲将由画工真重所绘的三十六歌仙画像进献给冈丰八幡宫,来感谢八幡神对自己武运庇护。

永禄四年(1561年)三月,长宗我部元亲率同族的大黑氏一族骚扰了本山家在朝仓庄比治以西诸村;长宗我部元亲的部将福留隼人亲政、中岛大和等攻落了险城高森;接着本山家居城朝仓城前沿的两个重要据点--神田城、石立城也相继落城。长宗我部元亲让吉田孝赖担任井口城主,细川宗桃驻守神田城,吉田三郎左卫门和广田四郎兵卫守备石立城,也就是在这一时期,长宗我部元亲开始自称宫内少辅。

永禄五年(1562)九月十六日,长宗我部元亲率军势三千余攻击本山氏居城朝仓城,这一战也是本山氏和长宗我部家赌上家业兴亡和土佐的支配权的决战。元亲先是由于本山家有名的猛将茂辰之子本山将监亲茂的奋战,击破了长宗我部军。长宗我部元亲率军败退回神田城,本山军乘势追来,又被长宗我部军苦战击退。九月十八日,长宗我部元亲重整旗鼓,从神田城出击,进逼朝仓城;本山势出城迎击,双方遂在朝仓城以东的鸭部相遇。从午前六时开始,激战一直持续到午后六时,双方大小交战共三十余次,双方均死伤惨重。战后长宗我部元亲退回冈丰。虽然是苦战之后获得了惨胜,但是本山氏所遭到了打击却是决定性的:大批有力武士战死,抽去了本山家的精气,但是被抽去的不仅是精气,更有本山方武将的忠诚,此战后本山方的武将开始大批的倒向长宗我部家。眼见越来越多的麾下武将投向长宗我部家,朝仓城已难以死守,三个月后,永禄六年(1562)一月十日,茂辰放火焚烧了朝仓城,率部向一时领家乡撤退,二十八日又向本城本山退去。

九州征讨结束之后,元亲开始着力于领国自身的建设。其中最重要的两个举动,一是对土佐的检地,二是建设新的居城--大高坂。

土佐检地是太阁检地的组成部分,开始于天正十五年(1587)九月二十六日,结束于庆长三年一月九日。而大高坂则于天正十六年(1588)冬建成,元亲随即将居城迁至此处。

这一年春天,秀吉赐予元亲羽柴姓,升任侍从。

天正十八(1590)年,秀吉开始了其统一战争的最后阶段--小田原之阵。元亲奉命出兵,与胁坂安治、九鬼嘉隆、加藤嘉明一起,从水路进兵。二月二十七日,到达骏河清水港。四月一日,开始攻打北条家的支城伊豆下田城,守将清水正令开城投降。七月五日,北条家投降。之后秀吉继续东进,开始对奥羽的征伐。而元亲则奉命在富士山一带砍伐建造大佛殿所需要的木材。奥州征伐结束之后,秀吉回洛,在聚乐第庆贺胜利,元亲躬逢其盛。

元亲回到土佐之后,又开始筹划第二次迁移本城。新的浦户城从前一年,天正十七年开始建设,直到文禄二年三年(1593-1594)左右建成。元亲这样频繁更换主城,据说是因为大高坂经常受到洪水的侵袭,而浦户则处于台地之上,没有水患,同时又毗邻大海,是天然的良港。

国内刚刚平定,野心和自我估计过分膨胀的秀吉又将战火烧向了一海之隔的朝鲜,开始了万恶的侵略战争。文禄元年(1592)三月八日,元亲奉命率三千人参加到侵略军之中。长宗我部军与福岛正则、户田胜隆、蜂须贺家政、生驹亲正、来岛通总、通之一起,被编成第五军,在实战中担负替换一线部队的预备任务,具体来说,是与生驹军和来岛军一起行动的。以四国部队组成的第五军,在第一军小西、宗等军之后,在釜山登陆,其任务是以忠清道为中心,镇压朝鲜军民的抵抗。

在朝鲜军民和入朝明军的英勇作战下,长宗我部军和其他侵朝日军一样,日益陷入苦境。由于水路上,朝鲜水师屡屡击败日军船队,日军军需供应不足,减员也很严重。当年秋天,元亲的侄子香宗我部亲氏死于阵中,元亲随即要求留守国内的亲泰出阵,结果亲泰于十二月二十一日在长门国病死。

由于和议的达成,双方有了暂时的和平。庆长元年(1596)四月二十七日,元亲在伏见的宅邸迎接秀吉,和秀吉同行的还有久我、劝修寺等公卿六人,德川、小早川、前田、毛利等大名十一人,场面很是壮大。

庆长二年秀吉下令再次侵朝。元亲在出阵前夕颁布了分国法--《长宗我部百个条》。此次元亲出兵,仍旧动员了三千人马,与藤堂高虎、池田秀氏、加藤嘉明、来岛通总、中川秀成等一起,编成第六军。七月七日,元亲率兵在釜山登陆。八月六日,与毛利秀元、加藤清正、锅岛直茂、黑田长政等一起参加了攻打黄石山城的作战,随后又先后在南原、古阜、罗州等地作战。十月四日,元亲的作战结束,回到了独岛。庆长三年(1598)一月,秀吉在下达了从朝鲜撤军的命令,元亲三月十八日从朝鲜撤退,结束了不光彩的侵略战争。

庆长三年八月十八日,秀吉死去。秀吉死后,元亲直至年末都住在伏见自己的宅邸中。十一月二十六日,德川家康前来访问。第二年开春,元亲回到了浦户。庆长四年三月,元亲将三男津野亲忠软禁在香美郡岩村,禁止他和任何人接触。随后,元亲开始生病。四月初,病情沉重的元亲在盛亲的陪伴下,一生中最后一次上洛,在伏见的宅邸休养,病情稍有好转。四月二十三日,元亲谒见了秀赖。进入五月之后,元亲的病情恶化,伏见宅邸中聚集着京都、大阪地方的名医,但是也无法回春。终于,也许是怀着自己一生志向未酬的感叹,庆长四年五月十九日,元亲病死,终年六十一岁。临终前,他给盛亲留下遗言,如若出兵作战,则以桑名弥次兵卫为先锋,久武内藏助亲直为中军,宿毛甚左卫门为后队,不许改变。

七月八日,盛亲在土佐长滨天甫寺山安葬了元亲,墓志铭上写着"庆长四年七月八日,前羽林土佐太守从四位下行雪蹊恕三大禅定门护持大施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