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喂狗了国学红楼梦中秦钟都经历了什么事情?最后的结局如何
红楼梦中秦钟都经历了什么事情?最后的结局如何
2022-09-18

秦钟,表字鲸卿,秦邦业的儿子。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

《红楼梦》之贾宝玉,虽言之凿凿称“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可事实上,贾宝玉亦有男性朋友,秦钟就是其中的一位。

秦钟的经历具有浓郁的警戒意味,他本是工部营缮郎秦业的儿子,品性端正,为人谦谨,可这一切都在他进入贾府之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一个大好少年,硬是被贾宝玉带上了邪路,沉溺于贾家的灯红酒绿,最终家破人亡。

秦钟最初出场是在《红楼梦》第7回“探肄业宝玉会秦钟”,因为秦钟乃是宁国府蓉大奶奶(即秦可卿)的弟弟,故而促成了两人的见面。初出场时,秦钟是何等的腼腆少年,且看原文:

说着,果然出去带进一个小后生来,较宝玉略瘦些,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似在宝玉之上,只是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腼腆含羞的向凤姐问好。凤姐喜的先推贾宝玉,笑道:“比下去了。”——第7回

其后,秦钟便留在了贾府学堂读书,每日和贾宝玉一起厮混,这也是秦钟悲剧命运的开始。

读书至此,笔者颇为感慨的是姐姐秦可卿的付出,其实以秦钟的等级身份地位,连迈进荣国府大门的资格都没有,而秦可卿很明显想要为弟弟的将来铺路,故而安排秦钟、宝玉结识,这样将来贾宝玉成为荣国府的中流砥柱之时,秦钟亦能从中获益。

包括秦钟的父亲,当得知儿子将要去赫赫国公府荣国府的学堂读书,心中甚是欢喜,觉得儿子此去学业必有进益,但又担心荣国府下人太过势利,看不起贫穷的秦钟,于是东拼西凑,到底还是封了二十多两银子的贽见礼给学堂老师贾代儒:

(秦业)又知贾家塾中现今司塾的是贾代儒,乃当今之老儒,秦钟此去,学业料必进益,成名可望。因此十分欢喜。只是官囊羞涩,那贾府上上下下都是一双富贵眼睛,容易拿不出来;又恐误了儿子的终身大事,说不得东拼西凑的,恭恭敬敬封了二十四两贽见礼,亲自带了秦钟来代儒家拜见了,然后听宝玉上学之日,好一同入塾。——第8回

可叹的是:古来痴心父母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秦钟进入学堂之后,日日跟贾宝玉待在一起,宝玉又是个离经叛道之辈,按照辈分,秦钟应该叫贾宝玉“宝叔”,可贾宝玉动辄“兄弟”、“哥们”乱叫,慢慢地,秦钟也跟着混叫起来。

同时,秦钟在宁荣两府逛荡的日子一长,他看到了很多不堪入目的一面,比如最直接的就是:薛蟠在贾家学堂,以读书为由,用银钱等物笼络少年,供他玩耍,满足其龙阳之兴......

曹雪芹笔法隐晦,他并未用多余的笔墨描述秦钟在宁荣两府的其他所见所闻,但此乃“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之写法,宁国府内部的肮脏,连身为外人的柳湘莲都称:你们东府里,只有门口那两只石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何等露骨,诸君心照)......

细数宁国府的“丰功伟绩”:公公与儿媳的私通(贾珍和秦可卿)、小厮与丫环有染(茗烟和万儿),僧尼明面谨守佛法,背地里却行风流之事(后来的秦钟和智能)......

在这样的环境下,秦钟慢慢迷失了自己的本性,他逐渐被欲控制,看着这样灯红酒绿的生活,他情不自禁地融入了进去,紧接着就干出了各种违背基本道德的事。

先是第9回“起嫌疑顽童闹学堂”,秦钟也学薛蟠的“龙阳之好”,背地里偷偷跟学堂中的香怜暗地里说话,结果被金荣发现,嚷了出来,闹得满学堂皆知;

紧接着第15回“秦鲸卿得趣馒头庵”,彼时秦可卿已然去世,可身为弟弟的秦钟,却在姐姐的葬礼上,做出了很多奇葩的举动。

先是在送葬路上,路过一家农庄,看到一个会纺纱的农家女孩,秦钟便动了邪思歪想,主动调侃起来:

那丫头道:“你们那里会弄这个?站开了,我纺与你瞧。”秦钟暗拉宝玉笑道:“此卿大有意趣。”宝玉一把推开,笑道:“该死的!再胡说,我就打了。”——第15回

这还不算完,送葬当夜到了馒头庵,秦钟按耐不住心中邪念,偷偷跑到厨房内找小尼姑智能儿,找她干啥呢?诸君自瞧:

谁想秦钟趁黑无人,来寻智能。刚到后面房中,只见智能独在房中洗茶碗,秦钟跑来便搂着亲嘴。智能急得跺脚......说着,一口吹了灯,满屋漆黑,将智能抱在炕上,就云雨起来。那智能百般挣挫不起,又不好叫的了,少不得依他了。——第15回

从这段描写可以看出,曹雪芹明显略写了,这并不是秦钟第一次干这种事,曹公舍去秦钟在贾府受“污染”的过程,直接丢给读者一个不顾伦理道德,毫无人性底线的秦钟,与之前刚出场“怯怯羞羞,有女儿之态”的少年秦钟,简直判若两人。

最让人心寒的是,沉浸在这种灯红柳绿中的秦钟,完全没有察觉危险正在慢慢来临:当年自己能够进入贾府,完全是因为姐姐秦可卿的关系,眼下自己和贾府唯一的连接断了,没了这位宁国府蓉大奶奶的靠山,别人还会拿你当回事吗?你继续在荣国府,算干嘛的?

秦钟的报应很快就来临了,姐姐秦可卿去世后,他因为本身身子孱弱,加上和智能儿云雨过度,身上添了疾病,在家养病期间,尼姑智能儿偷偷来寻,被父亲秦业发现,这位老父亲得知儿子在贾府学问没啥长进,却学了这么些蝇营狗苟的本事,当即打了秦钟一顿,被气得一病不起,没几天呜呼哀哉断气了。

秦钟直到此时才清醒过来,可秦家已经接近绝户的程度,秦家人死得只剩下他一个,最终自责不已,心力交瘁,溘然长逝,他临死前给贾宝玉留下这么一番话:

宝玉忙携手,垂泪道:“有什么话,留下两句。”秦钟道:“并无别话。以前你我见识自为高过世人,我今日才知自误。以后还该立志功名,以荣耀显达为是。”说毕,便长叹一声,萧然长逝。——第16回

真乃是死时当知大义,千古不灭之论。秦钟直到咽气,才明白以前的自负皆是虚妄,所谓的见识都是一场空,还应该好好学习,考取功名,为家族争光,方是人生之正道。

可叹的是,秦钟的临终遗言,并没有点醒贾宝玉,贾宝玉照旧厮混在女儿堆中,继续过自己的纨绔生活,笔者在此亦要规劝今之少年:寄言纨绔与膏粱,莫效此儿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