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喂狗了国学水浒传中宋江是个什么样的人?忠厚仁义还是阴险狡猾
水浒传中宋江是个什么样的人?忠厚仁义还是阴险狡猾
2022-08-27

宋江,字公明,《水浒传》中的角色。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详细介绍。

宋江堪称是整本《水浒传》中最复杂的人物,单论长相、家世、武功、智谋,他都不是其中的佼佼者,可他却能混成梁山泊的土匪头子,号称天魁星,这绝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到的。

但由于电视剧版《水浒传》的广泛传播,导致许多读者对宋江这个人物的认识出现了偏差,甚至将其误认作忠厚仁义之人,实则对宋江这个人物缺少精耕细作式的深挖,笔者谨从《水浒传》中的三处细节,来为诸君进行简短的解读。

阎婆惜不怕宋江

这处细节很多读者都能看出来。阎婆惜是宋江花钱买的外宅,按理来说,阎婆惜的衣食住行全都要依赖宋江,应该极尽本事奉承宋江才对,可我们惊讶地发现,阎婆惜对宋江压根不尊重。

比如第20回“宋江怒杀阎婆惜”,彼时宋江鲜少上阎婆惜的门,加上坊间传闻阎婆惜和张文远有染,宋江更是避讳不来。可那天却被婆子死拉硬拽到门上,一进门,阎婆惜就开始摆脸子,且看原文:

婆子又叫道:“我儿,你的三郎在这里,怎地倒走了去?”那婆惜在床上应道:“这屋里多远,他不回来?他又不瞎,如何自不上来,直等我来迎接他。没了当絮絮聒聒地!”——第20回

从这些细节可以看出,阎婆惜貌似根本不怕宋江,为何?其实不难猜测,宋江在阎婆惜心中一直是个忠厚老实的形象,甚至她觉得这个男人很窝囊,没有点男子汉的霸气,所以才敢仗着宋江的好性儿,这般恃宠而骄。

可问题在于,宋江是这样的人吗?明显不是,后文中宋江上了梁山,频频出毒计,甚至他为了将“霹雳火”秦明收入梁山,派出一队人马冒充秦明,到城中烧杀抢掠,直接导致秦明的一家老小全部死于官兵之手,宋江设此毒计彻底断了秦明的后路!

如果阎婆惜知道宋江的本性,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你看她还敢在宋江面前嚣张吗?恐怕宋江咳嗽一声,她都要打哆嗦。

可宋江硬是树立了“忠厚老实”的无害形象,不止阎婆惜,包括郓城县卖糟腌的唐二哥、县前卖汤药的王公,他们记忆中的宋江都是个忠厚老实、仗义疏财之人,谁能知道这个人会干出后来那些事呢?

大伪似真,大奸似忠,千古以来,奸雄本色往往如此。

宋江报信晁盖

第二处细节:晁盖七人“智取生辰纲”之事东窗事发,宋江第一个跑来送信。

笔者私认为,这是《水浒传》中宋江最狡猾的一个操作。有很多读者没有看过原著,误以为宋江和晁盖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所以冒着生命危险来传递消息,其实不然。

事实上,宋江和晁盖压根不熟悉,两人最多只能算是认识,但毫无交情,关于这一点,可以从宋江给晁盖传递消息时的对话看出来,且看原文:

晁盖见庄客报说宋押司在门前,晁盖问道:“有多少人随后着?”庄客道:“只独自一个,飞马而来,说快要见保正。”......宋江道:“哥哥不知,兄弟是心腹弟兄,我舍着条性命来救你。如今黄泥冈事发了!白胜已自拿在济州大牢里了,供出你等七人。”——第17回

注意晁盖的反应、宋江的言语。晁盖得知宋江来找自己,第一反应是宋江带了多少人,可见他对宋江并不放心,晁盖又是个心性直率之人,如果他真的和宋江有兄弟交情,压根不会担心这一点;

同时,宋江见到晁盖,说的第一句话是“哥哥不知,兄弟是心腹弟兄”,宋江为何要强调这一点,恰恰是因为他和晁盖关系不熟,所以铺垫了这么一句话,以便打消晁盖心中的猜忌,随后还不忘邀功般地称“我舍着条性命来救你”,奸雄本色,一览无遗。

亦有读者辩解:别管心机不心机,至少人家宋江真的来救晁盖了,足可见义薄云天。

诸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宋江之所以来给晁盖传递消息,是因为他要拿下“救晁盖”的人情,而且宋江清楚地知道——不管自己报信不报信,晁盖都一定能逃走,为何?因为自己不救,衙门中的其他人也会救晁盖。

所以我们看到,其后“美髯公”朱仝、“插翅虎”雷横奉命来捉拿晁盖,两个人都是心怀鬼胎,有意要放走晁盖,落得一个人情:

原来朱仝有意要放晁盖,故意赚雷横去打前门。这雷横亦有心要救晁盖,以此争先要来打后门,却被朱仝说开了只得去打他前门,故意这等大惊小怪,声东击西,要催逼晁盖走了。——第17回

最后朱仝跟晁盖碰了个照面,将其放走,得了这个人情,另外一边的雷横却十分气愤:

雷横也赶了一直回来,心内寻思道:“朱仝和晁盖最好,多敢是放了他去,我却不见了人情。”——第17回

可朱仝、雷横这哥俩哪里知道,早在他俩之前,宋江早就把第一手人情赚走了。

宋江“让位”卢俊义

第三处细节:晁盖临终遗言称“捉得史文恭者,为山寨之主”,卢俊义擒获史文恭,却被宋江夺去。关于这一点,《水浒传》第67回有很多细节暗示这一点,尤其是金圣叹的批语,着实一针见血,且看原文:

回到山寨忠义堂上,都来参见晁盖之灵。林冲请宋江传令,教圣手书生萧让作了祭文。令大小头领人人挂孝,个个举哀。将史文恭剖腹剜心,享祭晁盖。已罢,宋江就忠义堂上,与众兄弟商议立梁山泊之主。——第67回

金圣叹评曰:晁盖遗誓,明如画石,今日之事,有何“商议”?“商议”者,明明不用晁盖遗誓也。自此以下皆宋江“商议”之辞,岂复以晁盖为念哉!

诚然,若是宋江谨遵晁盖死前遗言,则“玉麒麟”卢俊义则是板上钉钉的梁山泊泊主,还要商议什么?既然要商议,就说明宋江动了别的心思。

宋江道:“非宋某多谦,有三件不如员外处。【何不一口到底,只奉天王遗令,而又别引他辞】第一件,宋江身材黑矮、员外堂堂一表,凛凛身躯,众人无能得及。第二件,宋江出身小吏,犯罪难逃,感蒙众弟兄不弃,暂居尊位,员外生于富贵之家,长有豪杰之誉,又非众人所能及。第三件,宋江文不能定邦,武不能附众,手无缚鸡之力,身无寸箭之功。员外力敌万人,通今博古,一发众人无能得及。”——第67回

宋江的这番话,看似是在谦让寨主之位,实则以退为进,一一列举了自身三处不如卢俊义处,可唯独不提最关键的那一点——晁天王的临终遗言。

宋江是在故意回避这一点,因为一旦抛出这个论据,很容易“堵住”众人的嘴,碍于这个遗言,李逵等人就无法名正言顺地提出让宋江当寨主,而作为当事人加新人的卢俊义,他更没办法主动提这个遗言,最后只能将寨主之位让给宋江。

天下之奸诈油滑者,似宋江这般,方是贼魁之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