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喂狗了国学红楼梦中秦可卿的判词是什么?她的死有多蹊跷?
红楼梦中秦可卿的判词是什么?她的死有多蹊跷?
2022-07-20

红楼梦》中,若说谜团最多的人物,秦可卿应名列前茅,。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薄命司里,金陵十二钗中的秦可卿压轴出现,成为一个充满谜团的女子。她判词上的图画十分凄惨——“高楼大厦,有一女子悬梁自缢”,判词上更有一句话,至今让人难辨其意——“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

秦可卿的死是非正常死亡,那么造成她悬梁自缢的是谁?

第13回,秦可卿死讯传到荣国府,原著写道:“彼时合家皆知,无不纳罕,都有些疑心。”荣国府的人突然得到秦可卿的死讯,但都“纳罕、疑心”,足可见秦可卿的死很蹊跷。

接下来,秦可卿的葬礼上,宁国府的人几乎没一个正常的:贾珍这个公爹哭得泪人一般,贾蓉这个丈夫倒像锯了嘴的哑巴——一言不发,婆婆尤氏突然病倒了,就连秦可卿的丫鬟瑞珠,看到秦可卿死了,自己也“触柱而亡”……

种种异常,归根结底一句话:秦可卿的死,必定和公公贾珍脱不了关系,这也正好应照了焦大的醉骂。

前有秦可卿“高楼大厦,有一女子悬梁自缢”的谶语画,后有脂砚斋的批语:“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史笔也……因命芹删去。”

据此不难推断出,秦可卿是在天香楼上遇到突发之事,自缢而亡。

上吊自尽这种惨烈的死法,是自绝性命的做法。不可忽略的是死者赴死的决心。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秦可卿选早不死,迟不死,偏偏选择在天香楼自尽呢?因为《红楼梦》的残缺,已不得而知。

不过笔者认为,秦可卿十二支曲谶语里有一句话,可能是打开秦可卿自尽而亡的一把钥匙:“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箕裘”:在这里意思是“祖宗的基业”,“皆从敬”的“敬”,很显然就是指“贾敬”,这句话通俗地解释就是,贾家富贵的基业开始颓败,是从贾敬开始的,荣宁两府走向衰败的最大的罪责是宁国府,都是因为一个“情”字。

这句话很费解,首先,贾敬在前80回中虽算不上勤勉持家,最起码也算独善其身——在外当道士修丹,也并没妨碍谁,比贾珍、贾蓉、贾赦等等强多了,为何贾敬这样一个闲散道人的罪孽比他们还大?

在秦可卿的判词里为啥出现贾敬?出现贾蓉、贾珍都容易理解,毕竟秦可卿的宿命,“宿孽总因情”,怎么挨,也不该出现贾敬呀?

这个问题笔者一直以来十分疑惑,但最近重读贾敬葬礼时,才恍然大悟:害死秦可卿的,表面上是贾珍,实际幕后凶手是那个被王熙凤称作“锯了嘴子的葫芦”的——尤氏——这个不声不响,惟丈夫之命是从的女子,这个对儿媳秦可卿非常疼爱的尤氏,手段之高明,用心的毒辣,比王熙凤有过之,而无不及。

懦弱尤氏的真面目:贾敬新丧,为何接二尤进门?

贾敬葬礼,宁荣两府里的实权人物都抽不开身:贾母、王夫人、贾赦、贾政、贾琏、贾珍、贾蓉等有爵位的人,都去参加老太妃的葬礼不在家,王熙凤因有病,连荣国府的事都管不了,临时派的探春、宝钗等代理荣国府管家权,李纨是寡居的女子,不便抛头露面,等于荣宁两府里比尤氏体面、尊贵的人,都不得闲。

因此,在秦可卿葬礼上足不出户的尤氏,在贾敬葬礼上大权独揽,忙碌不堪。而在这样忙碌的间隙,尤氏做了一件事,原文写道:”尤氏不能回家,便将她继母接来,在宁府看家。她这继母,只得将两个未出嫁的小女带来,一并起居,才放心。“

这两个未出嫁的小女,就是大名鼎鼎的尤二姐、尤三姐。原文写道,贾珍父子在回家奔丧的路上听见贾回报“(尤氏)怕家内无人,接了亲家母和两个姨娘在上房住着。贾蓉当下也下了马,听见两个姨娘来了,便和贾珍一笑……“

贾珍父子是什么人,尤氏最清楚不过,当初焦大醉骂时,尤氏就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

秦可卿葬礼上,贾珍哭得如丧考妣,脂砚斋都侧批“可笑”,尤氏可能不知道贾珍父子的恶习?

而尤二姐、尤三姐又是什么人?贾宝玉曾对柳湘莲介绍到是“真真一对尤物,她又姓尤……”对此,尤氏可能不知道她这继母和妹妹的品性?不可能。

而尤氏什么都知道,却偏偏什么都做了,并且选在贾敬死后,马上接来她的继母及两个绝色的妹妹,是为什么?

正是因为贾敬一死,宁国府便再没有人管着了,尤氏也可以毫无顾忌释放出自己的本性:用美人拴住贾珍父子,掌握住美人,自己宁国府第一夫人的地位就可以稳固了。

正是因为尤氏知道贾珍父子的秉性,所以尤氏才要投贾珍父子之所好,将自家的妹妹送到宁国府,因为自己不送,他们也会去找,不如安排自己人,这样自己的地位才更稳固。

事实证明,尤家两姐妹来到宁国府,迅速笼络住了贾珍、贾蓉,以及荣国府年轻一辈中的实力派贾琏,连宝玉也常到宁国府找这两位姨娘聊天,从某种意义上说,尤氏掌控了宁荣两府的新生力量。

这就是为什么“箕裘颓堕皆从敬”,正是贾敬在活着时没有教育好贾珍,死了后留下颓丧的家风,在尤氏的纵容下“发扬光大”,最终宁国府在贾珍夫妇二人手中,成为了一个集聚赌、养娈童、吃喝等为一体的肮脏所在。

同时,因为尤氏姐妹的介入,让王熙凤和贾珍、贾蓉、尤氏都成了死仇,和贾琏的夫妻之情也彻底决裂,一个赫赫扬扬的大家族,因为贾敬不作为,让贾珍夫妇留下的家风,渐渐渗透宁荣两府的子弟,终致走向一败涂地。

秦可卿自缢的幕后推手:尤氏露出真面目?

从尤氏对二尤的安排上看,她绝非表面上的老实人,只是因为王熙凤骂她的“就只会一味瞎小心图贤良的名儿。总是他们(贾珍父子)也不怕你,也不听你。”

尤氏娘家根基和贾家根本不在一个档次,她又没有生育子嗣,唯有让贾珍父子高兴,她宁国府大奶奶的地位才能保得住。

贾珍爱美人,想必尤氏当年也是一个美人胚子,但年长色衰,尤氏早已没有竞争力。而偏偏她的儿媳秦可卿是个绝色美人。

从贾珍父子和尤二姐有聚麀之诮的爱好来看,贾珍对秦可卿有非分之想不足为奇,但秦可卿对贾珍是否有情,笔者认为未必,这里因为篇幅所限,暂不展开。

但无论秦可卿对贾珍是否有情,只要贾珍对秦可卿有意,他又是宁国府说一不二的人,就势必会造成尤氏和秦可卿在权力上的竞争。

你看,宁国府内宅本该是尤氏当家,但在贾母心中,秦可卿的才干明显是超过尤氏的:“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

秦可卿在和王熙凤聊天时,也透露,她自生病后,“把我那要强的心一分也没了”,秦氏有要强的心,自然就会和尤氏争权,那尤氏真的愿意让儿媳压过一头吗?并不是!

你看尤氏,表面上对秦可卿极好,一直催促贾珍给秦可卿寻好医生,又亲自去给病中的秦可卿送燕窝,那是因为她要如王熙凤说的“一味瞎小心图贤良的名儿”,在贾珍面前邀功,贾珍喜欢的,她也维护。

但你看她背地里做的事:

焦大醉酒骂秦可卿和贾珍,并且是当着王熙凤和宝玉这些外人的面骂的。

但奇怪的是,这焦大在荣国府是几十年的老奴才,除了这次醉骂,把人丢到荣国府外,他之前此后,再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并且,这焦大是归尤氏管的,尤氏也说:“我常说给管事的,不要派他事,全当一个死的就完了。今儿又派了他。”

为什么平时都不派他,这次偏偏尤氏请王熙凤的客,管事的又派他了?尤氏真的管不了焦大吗?其实王熙凤就有一个彻底不让焦大给主子丢人的办法:“倒是你们没主意,有这样,何不打发他远远的庄子上去就完了。”

尤氏有这么多办法阻止焦大醉骂,但焦大却偏偏还是出现了,还醉骂了,其实这次正是尤氏专门派焦大,让他在王熙凤等外人面前,败坏秦可卿名声的。

另外脂砚斋还侧批曹翁删去的关于“遗簪”、“更衣”等情节,其实无论遗簪还是更衣,这些能把秦可卿置于死地的,都是有污她名声的手段,都是女人的戏码,如果尤氏真的对秦可卿好,恰恰是心细的,想整倒秦可卿的尤氏干出来的。

尤氏对秦可卿的打击,污损名声就够了,秦可卿的死,与其说是贾珍害死的,不如说尤氏才是幕后的真凶:害了人,还要落贤良的名,这就是尤氏的生存之道,比王熙凤明火执仗地抢,杀伤性更大。